礼仪,追随美丽人士的香气

真正发自内心的端正态度令人变得美丽。对他人的尊重和关怀提升自己的品格,让我们一起窥探韩国的礼仪文化。


子贡问孔子:“君子也有讨厌的人吗?”,孔子回答,为什么没有呢?并列举了各种无赖之辈,其中就 包括“恶勇而无礼者”(《论语》)。无礼是不论在哪个时代都无法受到欢迎的公共之敌。甚至连当 世的圣人君子孔子也很厌恶。礼是指每一位人类都必须遵守的世上的道理。实践礼的具体方法就 是“礼仪规矩”。虽然礼仪规矩和世间万物一样都会随着时代发生变化,但其中所蕴涵的意义却没 有改变。使礼仪更加虔诚的基本精神,就是对他人的尊重和关怀! “(对待上级和长辈时)若视线位于对方的脸部上方就会显示出傲慢,若视线位于腰带以下就会显


示出忧虑,若视线左右移动,则显示出奸诈。当长辈不说话站着时,须注视长辈的脚部,当长辈不说 话坐着时,须注视长辈的膝盖。”在这一传统礼仪中,重要的并非视线的角度,而是以郑重的姿式 倾听对方话语的心态。任何形式和程序都不能位于心态之上。难道这些放在现在会有所不同吗? 与我们不再使用的生涩语法或行礼时双手重叠的方法相比,更重要的是在言行中包含的真心。

梅花发夹和珍珠项链为造型师收藏品,绸缎包袱来自KCDF Gallery。

每个国家表现心态的方法都有一些不同。日本人以比平时说话声调高一个音度的声音向对方问 好。中国人除了在葬礼上,并不行注目礼,但日本人每次行礼都会深深地鞠躬,绝对不会比对方先 直起腰。道别时,还会连续鞠躬两三次。就像韩国诗人皮千得的回忆(《姻缘》)一样,“我与朝子 行了几次礼后,连手都没有握就分开了”。对我们来说似乎有些离谱,但这就是日本人互相尊重 的方式。 与我们常常误解的不同,古人们并不将礼仪视为晚辈或下级的义务。不论是年纪多么高的长者,对 圣人说话时,都不会说“做吧”,而是说“请做”。这是抬高说敬语的对方身份的语法。甚至连皇帝 也会对比自己年长的臣子使用敬语。在韩国,礼仪就是这样,并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的,倚靠自己 的年龄或地位、专嗜权威的言行是与我们的礼仪存在很大距离的无礼之事。遵守礼仪并非是指降 低自己的身份或妄自菲薄。反而是抬高自己的方式。礼仪是修炼人格的修养工具,就像我尊重别人 一样、我也受到别人的尊重,是智慧的产物,也是打造和平共同体的文化手段。如今,“礼仪规矩” 这个词不知为何总会令人感到有些陈腐,这难道不是我们无视礼仪中所蕴含的精神、而只追究形 式的填鸭式礼仪教育的后遗症吗?不论是孔子时代还是现代,无礼的人都是丑陋的,礼仪端正的人 都是美好的。


  • 文字 朴景洙 图片 李钟根 造型师 Bureau de clau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