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触摸的对象“玻璃”的魅力 “玻璃艺术家 Annaliisa Alastalo”

在幽静的南阳州的山脚,有一个女人在送两个女儿上“乡村学校”后,面对火热的窑子而坐,制作着冰凉的玻璃器具。她就是出生于芬兰的玻璃艺术家Annaliisa。她的丈夫Sunghwan Hong先生,既是一位出众的助手,又是一位志同道合的艺术同志。Annaliisa的一天自始至终由丈夫陪伴着。在韩国这个人生地不熟的生活空间,她对自己的作品寄托着什么样的想法呢?



很想了解,芬兰这个国家有着什么样的传统?

我认为国家的传统与气候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冬季较长,冬夜更漫长的芬兰,人们居家的时间较多。因此,芬兰的手工艺有着古老的传统,而且非常发达。女人制衣裳,男人砍树做柴或制作木器。可以说芬兰传统工艺品是应特殊的气候产生的。从这一点看,韩国和芬兰有着“冬天”这一共同点,以及由这个共同点产生的非常相似的文化和传统。

以温和而清淡柔和的色彩与亲环境的柔和设计为主要特征的Annaliisa的作品。

芬兰人眼中的韩国传统是什么样的?

这个主题实在是很广泛,很难用一句话形容。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韩国的传统文化是“发酵”。能品尝大酱、辣椒酱、泡菜等发酵食品的味道,是一次很让人惊讶的经验。神奇的是,科学知识较低的那个年代,怎么能发明和传承这么优秀的饮食文化。外貌与父亲很相似的大女儿,那么喜欢吃萝卜泡菜和糕点,我再一次被“口味的DNA”惊叹不已。我认为将泡菜等发酵食品放入大缸进行熟化的过程,就像养育孩子的过程。在芬兰,发酵食品不是很发达,因此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如此美丽的风景。因“快点快点”文化而闻名的韩国人,怎么能有着等待熟化的漫长过程的这种文化,实在是耐人寻味。有趣的是这两种相反的文化的共存。


那么多的题材中,为什么选择了玻璃工艺?玻璃,这种材质的魅力何在?

“纯属偶然”,这应该是我最坦诚的回答。从小喜欢玩土,所以选择了陶瓷工艺这个专业。虽然是陶瓷工艺专业,但还要学玻璃工艺,所以有幸能接触玻璃。陶瓷和玻璃都需要用火,这一点两者非常相似。但是,陶瓷完成在作者的指尖下,而火热的玻璃则无法用手处理。因此,玻璃需要更大的挑战。用无法用手触摸的素材,创造出想要的形状,的确是其乐无穷。并且,火热的玻璃,其柔韧性较大,但一经冷却,就不能再做出任何造型。这也是玻璃和陶瓷的最大差异,同时也是玻璃的魅力所在。

用作水杯、饮料杯、香槟杯等多种用途的玻璃杯
Annaliisa设计的玻璃坛子亮相过的雪花秀滋晶雪肤美白精华露平面广告。

与丈夫是怎么相识的?

跟我一样,丈夫也学了陶艺和玻璃工艺,对这些有着很大的好奇心。在捷克的时候,丈夫曾经博览建筑、摄影等领域。之后,他来到芬兰留学。我们是在大学相识的。现在,我们一起工作,他既是出色的助手,又是工作伙伴。因为彼此很了解,所以对作品也有着积极的影响。特别是丈夫在任何方面都比我优秀。所以他能给我很大的帮助。这也是我的实力提高较缓慢的原因。(笑)


任何艺术作品,都能反映出完成该作品的空间特征。韩国,这一空间背景,对作品设计起了什么样的影响?

在芬兰的时候,因为是学生,所以不能称其为作品活动。我的所有作品都以韩国为背景,因此没感觉到空间对作品的影响。另外,作为作家开展活动的时间也不太长,所以感受不到什么变化。只是如果以杯子为例,市场上处处皆是轻薄而华丽的杯子,所以想设计出有所粗糙,但很有重量感的杯子,这种想法是从一开始坚持到了现在。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尝试过各种各样的方法,比如:增加暖暖的暖色调,或是不透明的作品,或是用小苏打故弄小气泡等。如今,我的作品摒除了这种试图,回到了初期的单纯的作品。如果非让我找变化,也许这就是一种变化。

正在进行玻璃工艺品吹制工作的Annaliisa与他的工作间。Annaliisa说,用火热的玻璃制作想要的造型,其乐无穷。

您的玻璃缸设计曾出现在雪花秀的广告中,您对此有何感受呢?

A>第一次就雪花秀开会时,对将韩国传统的东西应用到广告中的方式,让我感到非常有趣。所以在制作广告作品时也为了更多的突显韩国缸所拥有的美丽曲线而付出了努力。尤其,在制作过程中对我第一次认识到的韩国文化所迷住,至今还在继续做着作品活动,同样也被雪花秀通过将韩国的传统用现代的方式重新解析,并作出美丽宣传的热情和努力深受感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想法,广告中的缸比我预期的要美很多。(笑起来)


作为一个外国作家,在韩国生活中最艰难的是什么?今后有什么样的计划?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是一个整体。因为是为人父母,所以始终担忧着孩子们幸福的未来。眼前,两个女儿都在很好地适应着韩国的生活,但不敢肯定是否能持续到今后。这也许是所有生活在韩国的外国作家的共同烦恼。因此,不敢道说今后的具体计划。第一次在火热的窑前相遇以来,始终为了设计出最美丽的作品而与丈夫一同努力,并共度美好时间。今后也应该是这样的,至少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的。


  • 文字和采访 崔泰元
  • 图片 李钟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