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现日常的整洁的生活用品

祖先们用作存放食物篮或针线盒“盒”。如今在现代社会里,不仅花样和形状幽美,而且还可以存放贵金属物品,或作为装饰品使用,品味有了很大的提升。质朴的韵味,清雅的美丽,充分展现了实用性美感。



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代,器皿有着不同的模样、材质、装饰等多样的流行变化。器皿,不再是存放物品的单纯的容器。通过器皿,还可以观察到不同时代的不同生活面貌。

虽然不高,但又圆又宽,且有盖的器皿,统称为“盒”。根据大小不同,氛围大盒、中盒、小盒、粒盒。不同大小的三个盒为一套。盒类似于箱子,可完全打开盖,并与盒体分离。朝鲜时代的盒,材质和形状多样。当时普遍用黄铜制作,但在王宫主要使用用银制作的银盒。

到了朝鲜中期,盒不再是只有两班才能使用的物品,而成为普通百姓也广泛使用的实用生活工具。因此,黄铜盒的需求日益增加。为此,在工艺上采取了传统制作方法“方字技法”外,还用了比较简单的铸制法。所以富裕的两班家普遍使用方字盒,而普通百姓则使用铸制盒。



蕴涵富饶美与祥和美,美丽之礼 。

盒的最基本且最重要的功能是盛放食物。自古以来,盒上主要盛用温面、米片汤、八宝饭、米饭、炖菜等热餐。其中,盛饭用的“饭盒”和盛菜用的“馔盒”,最具有代表意义。盛饭用的“白磁饭盒(朝鲜前期,15世纪,宝物第806号)”和“粉青沙器刷漆(Guiyal)纹饭盒”,是代表朝鲜前期的陶瓷花样和形状的作品。

盒,还用作新娘家给新郎家送“Ibaji”饮食的“饭盒”。自古以来,办完婚礼后,新郎家和新娘家都要办喜宴,并把喜宴的饮食送给对方,这种风俗叫做“床需”。后期,“床需”的风俗逐渐消失,“Ibaji”代替了“床需”。“Ibaji”源自表示喜宴的“Ibadi”,指精心准备的饮食或赠送这种饮食的事。如此讲究礼仪和规矩,将精心准备的饮食放入“盒”里送到新娘新郎家,从而拉近相互间的饮食习惯差异,并互相做以参考。

盒作为收纳工具,与女性的日常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盒中收纳装饰品、化妆品、针线工具等各种生活用品。因此,在某种意义上盒反映了女性的志趣。为此,其外表有了华丽的装饰或美丽的造型。“烟草盒”是收纳烟、烟叶、烟灰缸,多数用石头、鍮器、罗钿漆器制作。尤其,士大夫们将“盒”作为保管书信、祭礼文件等各种文件使用。这反映了儒生们重视自然美和节制美的审美观,装饰较少,形状简单。

有棱角的手工莞草篮子为江华花纹席,近代化商会,可作为三斗柜实用或放入大盒收纳的莞草三盒为王字骨江华花纹席。

蕴涵祖先的美丽和智慧莞草花三盒

盛暑季节,唯独吸引眼球的花三盒就是用莞草制作而成的盒。莞草是生长在韩国的一年生草本,长高约80-150CM。莞草,又名“莎草”“悬莞”“石龙草”等,是编制地席、坐垫、盒子的传统素材。用莞草编制各种生活用品的人为“莞草匠”。在莞草匠的指尖下诞生的精美的物品—三盒,早在朝鲜时代深受两班的喜爱,经常作为祭奠用的珍贵物品使用。莞草本身具有呼吸的功能,所以通风效果好,即使是夏天也不反潮,反而质感凉爽,而冬天更是具有防寒功能,有利于存放食物。因此,四季皆可使用。

具有各种用途的莞草工艺品,到了朝鲜时代就成为了重要的贸易品。特别是,江华地区的花纹席(用晕染好的莞草,按照花纹等各种图案编制的凉席),以赠送清朝、日本的物品而有名。江华岛气候温暖湿润,莞草生长的最佳环境,因此江华岛的纯白色莞草工艺品,不仅样子和素材自然,而且高贵典雅。

制作莞草工艺品,无需特殊的工具,因为莞草很好造型。花三盒就是手工一丝一线编制而成的。将莞草的四个叶子对折成八个叶子后,按照“井”字形交错编制,一人以莞草为经线,一人以粗麻为纬线,两线交错编织的方法制作而成。这种编制技艺主要用于三盒、花纹坐垫、Songdongyi(小篮子)等比较小巧的工艺品的编制。并绣上花、太极、凤凰、寿福等颂福、颂长寿图案做以装饰。大小分为三种,即大、中、小,这三种为一套。

盒,依然是盛放物品的器具,更是收纳贵重物品的工具。作为可以含放或怀拥什么物品的工艺品,一方面很好地坚持了实用性,另一方面还可以很好地嫁接到现代生活使用。

日常生活中非常实用的盒,作为装饰品也毫不逊色。用杨口白土和桦树制作的三斗陶瓷盒为作家的作品,ARUMJIGI。

形态美的继承和现代灵感的相遇

金属工艺作家、陶瓷工艺作家、漆器工艺作家的指尖下,诞生了既继承盒的形态美,又赋予素材的变奏或作家的创意感性,并做以现代化诠释的作品。这种节制的美上,加以作家的气息完成的盒,有一股厚重美、清淡美。在今年4月,在意大利米兰“设计周”期间,米兰设计三年展博物馆举行的《韩国工艺法古创新2015》展览会中,亮相了Kisang Cho设计师和Sooyoung Kim匠人携手制作的鍮器三盒,Sanghoon Choi的匠人螺钿盒等,既有艺术性,又有实用性的作品。

继承传统,平生专注于一事一物的工艺作家的执着和毅力的产物,是猜度现在的我们的文化,又是需要留给下一代的遗产。它不仅仅是过去的价值,而是在创造新的用处,这一点需要我们传承下去。因为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传统的价值是需要永葆。


  • 编辑 尹蓮淑
  • 图片 李钟根
  • 造型师 Bureau de clau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