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可装满所有东西之“碗”的艺术家

波普艺术家Christper Maslon以旅行途中遇到的奶奶给起的“Minho”这一韩国名字而感到自豪。作为一个外国人,他的身材有些矮小,共事的教授们都说“和他对视的高度非常舒服”,十分健谈的他说“至少有50%是作为韩国人生活”。下面让我们来听听他那令人愉快的故事吧。



目前所居住的大田这座城市与故乡相比有哪些不同?

教育城市大田与我的故乡——拥有MIT、波士顿大学等东部名门大学马萨诸塞州很像。我出生于Yankee Candle的故乡Monson。我作为哥伦布艺术设计大学奖学生在该校上学的时候,通过“韩国村”的韩国人介绍,来到大田。说实话,最初接到来大田担任教授这一建议的时候,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仅仅过了4天,我就认为我不可能拒绝。韩国对我来说是命中注定的。我在被世界杯热风席卷的2002年来到韩国,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我们知道您受安迪•沃霍尔等艺术家影响,可以介绍一下您的作品世界吗?

严谨地说,我的领域属于Neo-Pop。虽然直接间接地受到影响,但是安迪(Andy Warhol)•沃霍尔是波普艺术家,Neo-Pop始于1990年代,安迪(Andy Warhol)•沃霍尔那时已经去世了。当然,从以毫不起眼的日常事物作为对象这一点上,可以说受到了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等波普艺术家的影响,但是Neo-Pop既没有主题也没有界限。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Neo-Pop。



我看到了您以训民正音和瞻星台作为素材所创作的作品。这两个素材之间的相关性很难发现,很想知道您是出于什么考虑。

两个不同的素材出现在一幅画作中不必一定有相关性,也没有必要想尽办法让它们相互之间有关系。只是在我看到瞻星台与训民正音的那一瞬间,觉得很美,于是就放到了作品中。如果不是训民正音,也有可能是字母。我喜欢按照自己的喜好将任何东西混合在一起。很多人都喜欢问艺术家作品的意义或者是蕴含的信息,但是真的有这个必要吗?我认为站在欣赏者的角度,看到作品的时候感受到了些什么就足够了。

Telephone Series, Silkscreen on Plastic, 30x42cm, 2015

据我所知您喜欢丝网印刷法,能介绍一下为什么偏偏是丝网吗?您也使用其他方法吗?

当然,我也喜欢水彩画和素描。我像一般的美术学生一样用这种方式画画,某一天第一次尝试了丝网版画,不由得发出了赞叹,因为是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新世界。得到的色彩和形态非常美!用手触摸的一瞬间,发现了完成的图像中的那种惊人的美。而且,作品根据色彩和方向有所不同,妙趣横生。绘画作品是画过一次就结束了,但这个不是。拥有无穷变化,这就是丝网无可比拟的魅力。



在韩国作为外国艺术家生活,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我不认为我是独自在韩国生活的外国艺术家。我的妻子是韩国人,我们有一个韩国名叫“智慧”的女儿。我已经一半是韩国人了,我觉得自己身体里流着韩国人的血液。其实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喜欢韩国生活。曾经陌生的逐渐熟悉,熟悉的东西越来越多,我感觉作为韩国人的认同性越强。



作为在韩国生活的外国艺术家,您认为怎样才能更好地保护、继承韩国传统呢?

说实话在教授学生的过程中,我非常担忧,时常感觉新一代与旧一代是割裂的。妈妈一代了解不同季节腌制泡菜的方法,所以味道各有不同。但是女儿一代不要说不懂泡菜以及中秋松饼的制作方法,好像连一点儿关心都没有。对她们来说,泡菜不是家中制作的,而是在工厂里生产的,松饼也是一样。让人觉得非常可惜。韩国拥有非常美的传统文化,但是每天手握智能手机看着屏幕的一代,好像并不懂得这种美。

Christopher Maslan作家喜欢通过Neo-Pop题材混合不同主题。 他的作品中透射着他认为美丽或有所感受或感觉印象深刻的事物、现象、情感等。

请具体地规定一下您的作品世界

这是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事实上,我的作品世界很难规定为一个范畴。坦白地讲,可以说我从未想过,如果一定要找到一个共同点,那可以说是怀旧或是古典。我几乎所有的作品都反映了我过去感受到的美,或者是留有印象的事物或现象、感情。我的过去没有作为过去结束,而是通过作品延续到现在。某一天灵光一闪,想起已经忘记很久的东西,于是就将其放入作品中。过去曾经看到过的公告板上的语句,或者是自动贩卖机、折扣店的繁杂的物品、海报等等。很容易一掠而过的东西成为作品的主题,对我来说是非常常见的。我小时候生活的马萨诸塞州在美国是非常保守的地方,很奇怪地,我总是被低劣文化或者是廉价商品所吸引。因此,我有一段时间不喜欢公开这种取向或者是想法。但是现在我不再怕谈起这一部分。不管怎么说,回顾一下,都与我的过去有关。



最后,请介绍一下您今后的计划。

坦白说,非常忙。仅仅是今年就预计有5场展览,其中有一个目前正在日本展出。另外还计划在美国和克罗地亚展出,马上将有两场展览即将开幕,现在正忙于准备工作。除此之外,我目前与另外15位外国艺术家一同运营DTAC美术馆,计划很快扩大规模,而且还想了解一下个人工作室的相关事项。

通过丝印工艺展现变化多端结果的作品。
在他灵巧的手中,每每诞生出充满趣味性的作品。
  • 文字和采访 崔泰元
  • 图片 全载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