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世界的中心”

他真的没想到会在Baek Namjun曾经就读过的杜塞尔多夫艺术大学与妻子(作家Hyunju Kim)相遇,更没想到会与妻子生活在她的国家。2006年,正是他在韩国的作品活动最频繁的时候。2012年,他的儿子Noa出生。至此,他一直生活在蔚蓝的韩国天空下。



对于与德国人在民族文化,气质等方面截然不同的韩国,有怎样的感想呢?

1995年首次来韩之前,几乎完全不了解韩国。对韩国的第一印象是首尔巨大的人口密度和由此而产生的噪音及它的活力。德国与亚洲的日本较相似。相比之下,韩国人与意大利、西班牙等南欧国家的人很相似,善于技艺,富有闲情逸致。并且,直言不讳,不善于隐藏情绪。韩国的建筑,如实地表达了这种气质。通过对韩国传统建筑物等韩国建筑的学习,我进一步了解韩国人。韩国人追求的美,固有的气候及自然条件,文化与历史。反应这一切的就是韩国的传统建筑。



韩国的风景中印象最深的地点是哪里?还有,如用色彩表达韩国,那应该是什么颜色?

在韩国,美丽风景并不少见。济州汉拿山和南海、雪岳山,还有很多很多。因为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美景,所以更加美丽。所以,不可能用颜色来描述韩国。一种颜色不足以描述韩国,因为韩国的美丽是千变万化的美丽。美丽的盛暑,让我想起强烈的黄色,而万里晴空的秋天,则与浅蓝色无比般配。



把照片活用到作品领域的契机是什么?

起初是试图利用镜子照射部分风景。后来觉得把照片作为作品素材来活用也是很好的想法。我从小就喜欢照片。从德国的教会和音乐厅到韩国的韩屋、酒店等,都是无穷无尽的被摄主题。但照片并不是全部。当然曾经还试想过把物理嫁接到美术。我关注各种领域。

等Bernd Halbherr 教授的球代表作。
Computer prints, 2000

您的作品以自然景观和市中心的建筑物为主题,就像地图。您希望大家通过这个主题看到什么?

我并不想传递什么信息。我认为这种沟通方式没有任何意义。我觉得观众的个人体验才是最重要的。通过现有的世界,重新创造世界,在这个新世界里欣赏作品的人就是世界的中心,就是世界的主人公。这也是我们这一代经验过的占统治地位的欧洲哲学。所谓“我是世界的中心”,以我为中心,360度展开包含树林、市中心、夜景的全景。以我为地球中心,感受到世界的各种运动,各种变化。



为了给平面照片增添三维的生命活力,运用了球体吗?

最初没有这种意图。创作作品的时候,不经意间“制作”了球体。之前也利用过打印及循环带。个人认为将照片做成360度的球体,可以让观众有独特的体验。其中韩国观众尤为喜欢球体的作品。



艺术作品普遍反映作家的世界观,有着作家的哲学密码。您怎么认为?

我不在作品上附注哲学的意图和目的。我没有特别的哲学观和与众不同的宗教信仰。如果一定要让我选择一个通过作品追求的与我的哲学观相近的宗教,那就是佛教。佛教强调的是轮回、生命、相生、大自然的顺理等,而不是严格的教理或律法。如果说我想通过作品去隐约表达些什么的话,应该就是这些吧。

Photografic collage,
Coated with plastics, 30cm, 2004

作为教授,在韩国见到的想成为艺术家的人是什么样的?

我和学生们的成长背景、文化、天性也不同。所以,我不想对他们加上我的颜色或人生观。我只想尊重他们固有的“质感”。即使受到我的影响,也不希望失去他们固有的。作为教授,深感遗憾的一点就是,艺术家的基本素质是拥有自己的个性,韩国学生的可视才能是无可挑剔的,但与此相反创意方面比较薄弱。



今后还有什么计划?

12月份有个人作品展。现有的球体作品之外,还会展示互联网形象转型作品和各种有趣的3D打印作品。这些作品是利用开放源代码创造的,是新的创意。还会展出<楼梯上流下的沙子>等未曾在韩国展出过的之前的作品。如果问的是长期的计划,我想以 “至今未曾为按照计划生活过”作为我的答案。没想过当教授,但现在成为教授面对着学生们,没想过结婚,但随着Noa的出现,我成为了丈夫,也成为了父亲。 (笑)

教授以照片作为作品的主题使用。他把照片映射在塑料球体。他的作品创造了不现实的空间,但非常美丽。
  • 文字和采访 崔泰元
  • 图片 全载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