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那些所能够看到的

以拍摄躺在水中的荷叶的作品《彼岸》与头上戴着爱迪生灯泡的陶瓷灯《Modern Boy》而闻名的摄影师金容壕(Yongho Kim)。在他穿梭于商业与艺术的创作中,隐藏着记录脑海中无数想法并诞生特别创意的笔记工具的力量



不知何时起,摄影师金容壕(Yongho Kim)的手中拿起笔记本和笔的时间超过了相机。他喜欢用笔写字,为自己制作了数百本大红色封面的笔记本。笔记本中有他亲自写的诗,有的粘贴着宝丽来相片,还有记录突然出现的各种想法的便签,以及项目会议内容等,含有了摄影师金容壕(Yongho Kim)生活的所有痕迹。“我喜欢随手做记录。尤其是每当一个项目开始的时候,我会在笔记本封面上写下项目名,并随身带着钢笔。大概一个项目就会使用一个笔记本。" 最近,用带有弹性的绳子系在笔记本上的铅笔取代了钢笔。因为方便。但是,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最喜欢的还是钢笔和毛笔。这么一看,朋友经常送给他钢笔和毛笔作为礼物。“这只毛笔对我来说非常珍贵,是搞摄影的后辈送给我的礼物。这是后辈在拍摄中寻访非物质文化遗产毛笔匠人时得到的礼物,因为觉得对我更有用、更有意义,于是转送给了我。” 摄影师金容壕(Yongho Kim)在笔记本上做笔记的时候,主要使用钢笔和铅笔,但是送礼物的时候,更喜欢使用毛笔字,即使是送一瓶红酒、一本书,他也会用毛笔或软笔写上赠言。他的毛笔字功底开始于幼年时期学过一段时间的书法,来自于涉猎过很多展览会或艺文人士的字体。由于喜欢写字,就不停地做笔记,这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在摄影师金容壕(Yongho Kim)进行刺激感官的创作背后,有着“形式是本质的表面,真实超越那些所能够看到的”这一哲学。他好奇心很强,总是思考“表面背后有什么,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以与众不同的方式看待对象”,他总是不断尝试以全新的角度看到已被固定的对象。图书、旅行、展览、工艺、时尚等,他从各种不同的领域获得灵感,这些看似杂乱分散的东西,有一天会突然像拼图一样找到自己的位置,填满空白的空间,给他带来喜悦。用陶瓷制作的照明作品就是这样得来的。 “Modern Boy是对现代主义者的爱称。不顾恶劣的时代状况,开拓属于自己的道路的人就是现代主义者。为了将现代主义者自体发光的特质形象化,在头上戴了电灯。摄影师金容壕(Yongho Kim)通过与各个领域的艺术家合作,正在准备《Modern Boy》展。同时,他的目标是为那些无法享受到电的国家的孩子们制作并普及太阳能《Modern Boy》灯。不仅是传达照亮黑暗的光,而且同时要传达自己就是发光的存在这一精神,希望能够让他们也能够发挥自己的想法,拥有拥抱梦想的机会。

  • 编辑 尹蓮淑
  • 图片 李銀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