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空间, 纵横世界的流浪者

“反复进行物理旅行和精神旅行的人”,这是作家Sungpil Han对作家的定义。在过去几年里, 作家Sungpil Han反转于南极、古巴、意大利等地。因此,称他为探险家也不过分。他笑着说, 如今“很难打包行李”。“探索之旅”,作家Sungpil Han想得到的是什么呢?



Façade(法语,建筑物的正面或防尘幕)工程的创作契机是什么?
在英 国留学时,尤为苦恼于照片和绘画的界限。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 正在维修的圣保罗大教堂的外观,由此得到启发,并开始把Façade 作为说明实际和形象之间间隙的媒介利用。比如:《The Ivy Space》 (2009年)。人们对“空间”办公楼的记忆只停留在“砖”和“常青 藤’。但重要的是“空间”这座办公楼的内部面貌被评价为韩国建筑 的摇篮。因此,把设计图和内部面貌反映到了防尘幕。借此机会再次 强调:最终最重要的是浓缩作家关心的“发言”,而不是防尘幕这一 手段(媒介)。最近,我对网络漫画产生了兴趣,而网络漫画已发展为 电影。所以,说不定哪一天还有可能以另一个媒介作为发言的手段, 而这一手段并不是照片,也不是装置。



您曾经说过“照片是解释空间的过程”,那您是通过什么样的标准和程 序到达照片这个目的地?
首先,无论是物理旅行还是日常对话,有一 个问号总是在我脑海里,这已成为习惯。例如,曾经有一部作品是关 于自由女神像的,作品中我想表达的是原本应矗立在纽约自由岛的 自由女神像,经常出现在韩国、菲律宾、蒙古等亚洲国家的大街小巷 里。看着站在建筑物的楼顶上, 俯瞰世界的自由女神像,想着到底为 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很让我感到好奇。如此,在文化、历史脉络中重新解释空间,这就是我的方式,而这种尺度有时是经济学,有时候 则是哲学。



能以更具体的方式说明,一部作品的诞生究竟要经过什么样的阶段吗?
我们能肯定佛国寺是统一新罗的建筑风格吗?说实话,我也是到了最 近才知道佛国寺的现有形象是朝鲜时代和1970年毫无原则的重建的 结合物。李舜臣将军也是同样的,1947年美军政下发行的邮票中的李 舜臣将军的形象,截然不同于我们已眼熟的形象。在朝鲜看到的将军 的形象又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容貌。因此,接连不断的疑问和探索汇集 在一起,成为了我的作品。

, Chromogenic Print, 2009

教科书中有着您的作品,您有什么样的感想?
教科书上有南汉山城装 置作品等,当然是莫大的荣幸。但有时候还想,对正处于自我形成阶 段的青少年,我的作品成为一个标准,真的有必要吗?因为这是一个 不拘泥于教材,受到各种媒体的影响的群体。给他们指定一个标准, 也许不十分恰当。



在国外从事各种作品活动,不时地会想到您应该对韩国的美有着独特的 见解?
最普遍的回答应该是“节制的美”,但似乎不是正答。答案应 该是在拥有强大的国力和文化体系的中国和日本之间,发展和守护我 们独特文化的力量!仅韩屋的瓦顶,已足以炫耀着与中国、日本截然 不同的韩国的美啊!

, Chromogenic Print, 178×238cm, 2009
, installation by Han Sungpil, 2012

正因为如此,应邀参加世界级美术庆典—哈瓦那双年展(Havana Biennale)时,才会展示借用感恩寺址三层石塔形象的作品吗?
在古巴 哈瓦那国会(前国会议事堂)对面,将感恩寺址三层石塔的形象体现 在建筑物的防尘幕,起因于如下几个原因。因殖民地统治,古巴的建 筑物大多为西班牙风格,而大多数居民为被动员到蔗糖农场的非洲 人。我很想在欧洲和非洲共存的这片土地上嫁接亚洲象征性形象。另 外,古巴因与朝鲜的特殊关系,尚未与韩国建交。因此,我认为蕴涵统 一愿望的石塔就是最佳的选择。当然,最近古巴也掀起了K-POP热潮。 但我真诚希望与这些持续性薄弱的大众文化不同的另一种文化能有 助于两国关系。



最后,很想知道最近十分关心的作品与计划。
一提“京畿道涟川郡”, 第一个让我们想起来的是因军事分界线的存在,是十分危险的地区。 但这里的自然环境非常秀丽,并且这里有着具有代表意义的旧石器 遗址,在这里发现了仅欧洲地区有的阿舍利文化时期的手斧。因此, 我一直很关注这个地方。另外,这里还有着多年来闲置的旧安保展览 馆,这个展览馆即将焕然一新为生态旅游体验设施。我计划明年5月 份在那里举办展览会。除此之外,我正在推动着李舜臣将军等项目。

Harmonious Havana Instalaltion Processing, 33m×28m, 2015
, Chromogenic Print, Installaton Size 33m×28m, 2015,
Installation by Han Sungpil.
  • 文字和采访 崔泰元
  • 图片 全载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