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并不是商品

Benjamin Joinau,不仅是人类学家,又是韩国文化、饮食评论者,现任弘益大学法语专业教授。他已在韩国度过了22个春秋。Benjamin Joinau眼中的韩国文化和饮食,会是什么样的呢? 也许因为他是学者,他的一言一句显得格外博学多识,但有几分尖锐的同时也藏着温馨。 这种感觉可能来自于情感,对并肩生活的韩国人的情感。



岁月变迁中,他眼里的韩国文化和饮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在过去的20多年里,韩国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主观因素分析,22年前的韩国,对他来说是一个未知的世界,韩国的一切都是很生疏,很神奇。而如今,作为一个既不是外国人,又不是韩国人的边际人,他再熟悉不过韩国这一国度。把视角范围缩小,只看韩国的饮食文化,因种种原因韩国的饮食更为普遍大众化,更为多彩多样,但个人认为口味却没有变得更好。更确切地说,首尔的大众饮食的质量有所降低。也许我的口感有变化,但是常去光顾的美食店的味道也大不如以前。或许是随着餐饮行业的企业化,各种调料和进口咸菜慢慢代替了自制酱油和传统大酱。这种诊断虽然有所悲观,但随着大众对有机栽种和慢食运动、自制食品的关心度逐渐提高,今后其前景将很美好。



大众饮食的品质降低的原因何在?
被誉为热门美食聚集地的弘益大学、三清洞、林荫道的美食,价位低、菜码大、可以简单制作的菜品较多。因为这里的消费层是年轻一代,“流行”和“标准化”起着支配作用。也就是说,针对特定年龄段的清一色饮食,批量生产着有些幼稚且有所不足的文化。这种现象不仅仅发生在饮食文化,还使整体小区文化的品位下降,真是令人痛心。文化的商品化是令人悲哀的事情。因此,对于“文化管理”层面的接近是很有必要的。

Benjamin Joinau教授在法国自营的出版社,及其出版的韩国作家的文学作品。

如果对首尔的变化,感到过几分遗憾,请问最应保持永恒不变的美丽的地方是哪里?
以前去过的江原道旌善,对我的印象很深。后来,在阿里郎TV主持韩国料理介绍节目时经常去过的地方就是全罗道的小村庄。那里不仅很好地保持了当地美丽景色,而且还很好地传承了传统文化,所以印象尤深。尤其是在那里品尝过的,未经饮食商业化污染的美食。



主持韩国料理介绍节目时经常去过的地方就是全罗道的小村庄。那里不仅很好地保持了当地美丽景色,而且还很好地传承了传统文化,所以印象尤深。尤其是在那里品尝过的,未经饮食商业化污染的美食。
因为出生在波尔多地区,所以更加关注红酒。直到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被请去做饮食评论之前,做梦也没想到我会在韩国经营餐馆,并且还开始了与饮食有关的电视节目和研究。之所以至今能从事与饮食相关的行业,也许是人类学中饮食所占据的比重很大的关系吧。法国料理及韩国料理的不同之处,很难用一句话来概括,但法国料理可以用两个单词来说明,就是“美食(gastronomy)”与“阶级”。法国料理中,贵族料理与平民料理是截然不同的。与此相反,韩国料理受宫廷料理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因此平民饮食得以广泛的传承。单看现在的首尔饮食而言,不仅仅是韩国八道的饮食,而且美国、意大利、法国等部分外国饮食混合并存。这并不是说首尔饮食是不好的,而是意味着他在向新的料理进化。饮食并不是遗产,而是需要更新换代的过程。为了使韩国饮食走出国门,实现国际化,当然需要重新诠释宫廷饮食,但是首当其冲的更是农村饮食的发扬。

Benjamin Joinau教授在弘益大学的研究室,他的工作和个人生活价值融为一体,共享生息。

听说过您还亲自制作过大酱。
以前,在杨平有房子的时候确实自己制作过大酱。但是移居到首尔以后,不能再做了。那时候,在邻居家老奶奶的帮助下,自己做过大酱和酱油,应该是出自于作为学者对韩国饮食的基本内容的一种关心吧。比起酱类,朋友们对米酒和泡菜的评价更好。



在韩国的生活中,最有印象的故事是?
每一天都有着很多故事,所以不好说是哪一个故事。因为是外国人,总有人这么提问,有时候觉得“代表性”、“一句话”等提问像一种负担和压力。偶尔能看到一些著名人士对这种提问编造一个故事,为自己戴上假面,我不想那么做。因为也许明天会有更美好的故事要发生。



看到小说家韩江(Han Kang)荣获布克国际文学奖(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再次深深感悟到翻译的重要性。您对翻译的看法是?
自从15年前在法国运营出版社“atelier des cahiers”以来,也做过各种翻译工作。不仅将金东仁、玄镇健、朴婉绪、殷熙耕等著名韩国作家的作品翻译为法语,也出版过介绍韩国漫画的书,以及《图解韩国文化》等书籍。虽然碰到过种种问题,但我想坚持下去。



最后,想问您对度假的打算,以及对今后的计划?
对我来说,工作就是安慰和治愈。可以说我过着工作和私生活的界限非常模糊的生活。与其说是计划,不如说是愿望,今后想更加提高工作的注意力,而不是增加工作量。无论是在内心还是时间,都想留点闲暇和充裕,减少工作,把精力集中在写作上,因为写作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我的小小愿望。

  • 文字和采访 崔泰元
  • 图片 全载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