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彻的纪录精神,闪耀的纪录文化

以文字和图片记录重要的事情,这是人类悠久的传统,但是韩国的记录文化有着自己独到的一面。这就是,留下一个记录,需要付出巨大的时间与努力以及谨遵原则的精神。韩民族可谓是任何民族和国家也难以比拟的“记录的民族”。



<朝鲜王朝实录>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包括了从太祖到哲宗,整整472年源源不断的记载。888册、1893卷、6400万字的庞大实录作为一部完整的史书,其规模堪称世界之最。对于中国明朝的《大明实录》或清朝的《大清历朝实录》,收录年份长度不足300年;而日本的《文德实录》与《三代实录》虽记载了几任天皇的太平盛世,其规模也无法相较。《朝鲜王朝实录》的真正价值所在,与其说是规模,不如说是其蕴含的公正性。负责史料记载的并非为最下层的书记,而是史官,此官职的独立性和对记述内容的保密,均得到了制度上的保障。他们不仅记录了君王的政绩,连将施政失误和暴政都一一记入史草,且绝对不允许君王阅览或篡改。在朝鲜历代君王中,无论是谁都未能浏览自己或先王的记录。在过去的儒家社会,君王十分重视名誉,甚至看得比命还重要,而在这样的社会,这可是对君王最大的牵制手段。自己无法阅览到自己的纪录!

灰色韩纸石膏香薰瓶出自MEARI,Greatminor;用陶瓷制作的钢笔则为Sungeun Kwon作家作品; 传统线装韩纸册则是Ji Heeseung作家作品。

君王也用文字记录了自己的日常。从正祖到顺宗,历经150多年完成的君王的日记《日省录》,全书共有2329册,而相当于当代秘书室的承政院也以日记体裁整理了国事,即《承政院日记》。光海君及之前的记录已轶失,现只剩下仁祖之后的记录,但仅这些就超过2亿4000万字。日记至今尚未全译,但这些内容都得到翻译之后,我们将获得一个巨大的时光宝盒,届时我们可以借助它观察朝鲜这一社会。 另一个卓越的纪录,就是全面记录王室主要行事的《仪轨》。仪轨里记载有建筑、城市建设、宴会等各种行事纪录,不仅有行事的安排图,还有“班次图”,而班次图反映了活动参加人员、行事计划图、所需物品数量、价格、材质、制作人、制作方法、参加人员身份、服装、位置等,使活动的一事一物都一目了然。描绘惠庆宫洪氏的花甲寿宴的《园幸乙卯整理仪轨》等朝鲜的各种仪 轨,就是当代绘画史、风俗史的宝贵的纪录遗产。 古人与众不同的纪录精神在城墙外边也不例外。50岁中期开始,一直持续到临终之前的柳希春的《眉岩日记》(1567—1577年),既是他自己的官职日记,更是他与妻子的甜蜜爱情日记,也是他的家庭记账簿。历经数百年的如今,《眉岩日记》的字里行间依然能感受到作家的心情。即,把对今天不折不扣的记录,作为未来的坐标,朝鲜士大夫的意志!

矩形白瓷豆腐砚滴与线条优美的白瓷膝形砚滴出自旴一窑;用原木和黄铜制作的书镇来自 Lumidibric,YOUNHYUN HANDS。
  • 文字 朴景洙
  • 图片 李钟根
  • 造型师 Bureau de clau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