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丽镶嵌青瓷中,看到隐藏的韩国美

Leman Kalay
来自离我们不近不远的国家——土耳其的他,结束采访后的一天,给我们写了一封信。 心里写道:自己的学校(庆熙大学)是他的第二个家,而他的教授同事们、学子们都是“特别的家人”。 并且,韩国和韩国人彻底夺走了他的心。同时,经历了土耳其陶瓷和韩国陶瓷的他,给我们讲述了这样的故事。

1 与亮光相比,更喜欢无光质感的Leman Kalay教授及其作品。
2 作品反应创作当时Kalay教授所关注的领域。

请问您是出于什么理由,选择陶瓷为“艺术媒介”?
在大学,学了两年左右的服装设计。后来自我判断为与商业美术相比,纯美术更适合我,所以改变方向学起了画画。当时美术指导老师推荐我学习陶艺,所以在现代陶瓷和传统陶瓷中选择了传统陶瓷。等我决定以后发现,我的选择真是很棒!从粘土到完成陶瓷的每一个过程,都那么惊人。特别是亲眼确认结果之前,连自己都不可预测会是什么样的作品,所以更有诱惑力。



请以您自己的作品为例,说明其中的含义。
没有一贯不变的含义。含义是随着我的处境,我关心的领域,甚至我的心情,时刻发生变化。比如,这个杯状作品是用黑白色打印了人的面孔。这系列作品的主题是“谁杀了他们”。创作该作品的当时,土耳其发生了对抗政府反民主镇压的大规模反对游行,游行中牺牲了很多年轻学生,因此用催泪弹的形状投射了当时死去的学生的面孔。再比如,印有儿童的这两个盘子,是体现当时在土耳其举办的展览主题“乐观主义(Optimism)”的作品。展览会的主题是乐观主义,但现实世界却泛滥着战争和杀戮。把在战争的恐惧中如此淡定的儿童的表情,命名为“悲观主义者(Pessimist)”。因此,根据我在时代背景中感觉到的,认识到的内容,作品的含义也发生变化。



为什么您坚持浇铸,而不是手工?
这不是我作为作家的苦恼,而是因为我的手颤症。虽然做过手术,但是没能矫正好,所以不能用手拿很沉的东西。因此,我只能选择非手工的另一种方式。觉得利用工具或装置做陶艺作业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所以选择了浇铸。根据工具和装置,其结果也千差万别,非常有趣。并且,我偏爱毫无累赘的非常简约、干净利落的形态,所以与手工相比,利用浇铸的作品效果更好。

让人联想到陀螺的一系列作品,仿佛蕴含了宇宙的秩序。

用于陶瓷表面的画或字等印刷品,您采用的是转抄的方式?
在学校教学生的怎么作手工刷漆,而且我更喜欢手工刷漆的传统陶瓷,但自己的作品却采用了印刷技法。很有意思吧?硕士研究生的时候,喜欢到处照相。有一天突然想利用这些相片,所以开始研究运用相片的方法,也了解到了各种印刷技法。我不畏惧新的实验。在选用各种印刷方法的过程中也有过很多失败,但是从中学到了新的技法,发现新的技法,感到了无比的喜悦。我感觉,与手工刷漆相比,印刷更适合我,更有趣。



土耳其和韩国有着格外的关系。什么样的缘由,使您与韩国结下了姻 缘?
2011年,第一次参加了京畿世界陶瓷国际美术展,这就是我来韩国的契机。当时,认识了一位来自德国的庆熙大学陶艺专业邀请教授,之后的数年间一直用电子邮件与他交往。这位教授回国时,推荐我去申请他的后任。以此为姻缘,至今在韩国。因为第一次长期在外国生活,所以很担心会不会很陌生。但是有了很多像家人、朋友一样对待我的人,所以我很幸福。也许是韩国把参与6.25战争的土耳其格外看作“兄弟国家”的原因吧。当然,土耳其人也如此看待韩国。



都说土耳其是东方和西方的界限。作为同时经验东西方文化的文化经 验者,您怎么看待韩国文化?
土耳其以首都安哥拉为界限,西部属于西方,而东部则保持着与东方相近的文化。有趣的是,在离东方较近的东部地区,“长幼有序”等东方文化占主导地位。我出生于西部地区(伊兹密尔,Izmir),更 熟悉西方文化和现代主义,但出生在东部地区的祖母,还遵循着传统的生活方式。能把东西方合二为一,这是土耳其人的最大优点。从这个角度看韩国文化,美丽的实在太多,都不能一一列举。必须让我屈指数的话,高丽镶嵌青瓷的美丽和神秘所在,不能用语言形容和表达。除现代建筑以外的传统韩屋或寺庙等古建筑也很美丽。线条、色彩、背景的协调之美。

1 研究室一角的椅子上铺开的关于土耳其传统陶瓷的相册。
2 沏茶用的茶壶与弹壳形状的花瓶以及莲子状白瓷,犹如一幅静物画。
3 不顾残疾,喜欢新挑战的Leman Kalay教授。

对于韩国人而言,陶瓷文化是一种自豪感。与韩国的传统陶瓷相比,土耳其的传统陶瓷有什么不同点?并且,他们的特征有什么不同之处?
韩国的陶瓷文化和土耳其的陶瓷文化有着共同点,都深受中国或周边国家的影响,但发展为本国特有的固有文化。土耳其的陶瓷,初期为采用中国蓝等深蓝色,在图案、色彩、形状等方面深受中国影响。发展到中期,逐渐呈现出单色的作品,并在形状上也有了各种发展。到了末期,绿色、红色等各种华丽的颜色也相继而出。土耳其也有类似于朝鲜白瓷的陶瓷。朝鲜白瓷是在1200-1300°以上的高温中诞生,但土耳其的陶瓷在低温长时间慢慢烤。我被高丽镶嵌青瓷深深迷住,曾经写过关于高丽镶嵌青瓷的论文,发表在美国的学术杂志。为了研究,我还去过康津的青瓷博物馆和高丽青瓷陶窑旧址。高丽镶嵌青瓷,胜过陶瓷的鼻祖中国,成为了“全世界最美丽的陶瓷”,是绝品。



不妨透露一下您下一步计划?
暂时只想专心做研究,写论文。计划明年举行个人展。之前的都是集体展,所以这次想举行个人展。展览主题尚未确定。我喜欢做实验。下一个展览也将成为我作品的一次实验。我的实验结果会是什么样的作品,请大家拭目以待!

  • 文字和采访 崔泰元
  • 图片 全载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