筵席上的满满的祝福和喜悦

筵席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集体意识。从向神灵献给祭品的共同体的祭祀到恭祝喜事的筵席, 人们在此欢聚一堂,分享美食与喜悦,这种仪礼过程统称为 “筵席”。如今,虽然共同体的痕迹越 来越淡漠,但筵席文化在生活中依然传承着自己的命脉。



人在韩国出生,最先经验的筵席就是百日礼。在婴幼儿死亡率极高的过去,挺过百天就意味着脱离了危险期。这其实是一种咒术的标志,但是无论是对本人还是家人,都是一个巨大的可喜可贺之事。周岁礼的晬桌,要摆上大米、糕饼、水果等,而其旁边要摆放一些抓周用品预卜前途,这个仪式叫“抓周儿”。大米和钱币象征财富,而线和面条象征长寿,笔和墨则象征官运。如男孩 则用弓矢纸笔,如女孩则用刀尺针缕。 一个人的一生中最幸福的筵席,无非就是婚礼。早在三国时期,猪和鸡作为多子多孙的象征物成 为了大礼桌的必备物,而石榴、葡萄、大枣等的象征意义也与其相似。自15世纪开始,婚礼的大 桌普遍以四排摆放。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要比别人更华丽的统治阶级的奢侈风气成为了社 会弊端。< 世宗实录> 中记载着:按照前例,最好以四排摆放,从而遵从定规。

从左到右 泛蓝白瓷杯碟,Minsoo Lee作家作品,LVS CRAFT;三角白瓷面碗,Heejong Kim作家作品,Yido Hands; 黑釉杯碟与黑釉水壶,均为SungwookPark作家作品,MUSSO;带底座的白瓷杯与圆形白瓷杯,均为Sol Noh作家作品; 白瓷酒瓶,旴一窑;哑光白釉酒瓶,Seyong Lee作家作品,Cho Eunsook Art&Lifestyle Gallery 。

婚礼当天的大桌称 ‘大礼桌’ 或“高排床”。就像塔一样高高堆起来的“高排床”,是婚礼、花甲、回婚礼等特殊 的日子才能看到的韩国人的固有文化,也是华丽的大礼桌的代名词。最高的“高排床”,是纯祖 29年(1829年)2月,王的生日当天的“高排床”,其高度足足达到2尺2寸(约65厘米)。 亚洲各国的筵席文化大同小异。在中国,婴儿出生满30日的时候大办“满月”礼,庆祝安然度过 一个月,这种习俗类似于韩民族的百日礼。日本的“还历”宴类似于韩国的花甲宴,公园8世纪奈 良时期始于上流层,逐渐传播到了民间。喜庆的大喜日,不可或缺的就是音乐。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与筵席有着密切关系的文化娱乐活动,叫做“风流”。不仅仅是大型的宫廷风流,在民间,风流也得以各种发展。其代表作品为19世纪的 < 汉阳歌> ,歌词中对其欢乐与活力有着生动的描写。 “长笛翩翩起舞,松津按起奚琴弦/拉紧长鼓打起鼓来/管弦的动听乐音,让身心舒畅/渔夫唱起相思别曲,黄溪吟,梅花吟/杂歌时调耳目一新/跳舞的女人们头戴花巾/跳起残灵山舞,巫山仙女下到凡间。”

从左上角开始 带底座的正方形白瓷餐碟与谭阳白瓷餐碟,均为旴一窑;小炤上釉筷子,Heesung Kang作家作品, Have been首尔;黑色松仁形状餐碟,Neungho Lee作家作品;带底座的小炤杯子,Kijo Lee作家作品;白釉新喇叭甜点杯, Seyong Lee作家作品,均为Cho Eunsook Art&Lifestyle Gallery;花底托盘,旴一窑;栉纹白瓷餐垫,Euisub Im作家作品, Yido Hands;水纹状有机边条的Yido Pottery,出自Yido Hands;白瓷酒瓶,Minsoo Lee作家作品,LVS CRAFT。
  • 文字 朴景洙
  • 图片 李钟根
  • 造型师 Bureau de clau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