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迷惑,时间打造的抽象的痕迹

摄像、绘画、上漆、设置、影像等在多领域广泛工作的Myoungwook Huh作家开办个人展《涂(Overlaying)》,给我们献上另一种时间艺术。经过长时间叠加多种颜色完成的的漆绘画,让参观人体验和思考时间的重量。



对Myoungwook Huh作家来说,时间创造的痕迹和色彩是可以反映事物或存在经历的最佳媒介。上漆是深化作家思维最理想手段。自2008年,他选择漆树油为涂料,追求随着大自然流逝的时间与人为设置的时间的对比,同时追求两者共同存在的总体时空。《涂(Overlaying)》展中可以看到Myoungwook Huh作家作品世界,展览漆绘画新作10多部和设置、影像、摄像等作品。展览名Overlaying指“涂”,意味着在有“面”的事物上涂漆,也意味着作家强调的“时间重叠上的涂Myoungwook Huh作家的工作方式就是在画布或金属画板上涂盖经过调色的漆树油,上漆后需要一天的时间干燥。涂、干、再涂、再干……。这是他工作的方式,所以完成一个画板需要3-4个月,金属画板则需要7-8个月。而且工作室需要保持30摄氏度以上的温度和 70%以上的湿度,这意味着他只能在高温潮湿的环境下工作。“生漆(没有过火的漆)”到数十次的“黑漆(铁氧化后变得漆黑的漆)”完成也需要三四个月。黑漆结束后,金属画板上切掉第一次贴上的麻布,最后涂上收尾漆油,用在画板上的时间停止。如果说这停止的时间代表人为设置的时间,相反的对照时间则隐喻着大自然的中流逝的时间。《无题》系列的三部作品中使用了纯度为99.9%的价值不变金箔。“金”象征人类对永远的渴望,色彩鲜明,与漆树油“朦胧色”形成对比。

1
2
1 《无题》,Myoungwook Huh作家作品,上漆,大叶白蜡树,100.8×330×15cm,2016
2 同一个大小的四个作品陈列成一列,看似一部作品。《无题》,Myoungwook Huh作家作品,画板上漆,150×210cm,2016

上漆最开始是指在各种器材上涂上漆树油以防生锈。上漆是具有代表性的韩国文化工艺,不仅耐久,而且光泽高档,色彩淡雅,极具美感。过去,在韩国工艺历史中,漆树油只是一个工艺品的收尾材料而已。而现在,在Heo Myeonguk作家手下,漆树油成为记录“时间的庄重”的手段。涂漆不仅在一般的画板,而且在金属画板中也发挥重要的作用,将多种颜色重叠重合的样子记录下来。这种痕迹在分割边界尤为鲜明,参观者看到这些重叠的颜色时,会体验到时间的庄重。作品引发人们重新思考时间的重量的。本次展示的所有作品题目都是“无题”。因为作家想给参观者机会,让参观者们以自己的思维方式去欣赏作品。

1
2(왼쪽), 3(오른쪽 상단), 4(오른쪽 하단)
1 分给187人后,收回的187个上漆托盘
2 分割的边界,引发人们对时间重量的思考
3 上漆的现代柜子
4 在作家的工作室阳台,经受几个月的自然光和风历练,经历时间考验的托盘照片。《无题》,Myoungwook Huh作家作品,印花,150×210cm,2016

除上漆绘画至外,187个人6个月的时间在不同的场所根据不同的用途使用的187个上漆托盘,也十分引人注目。Myoungwook Huh作家在做好187个托盘的上漆工作后,用照片记录下来,然后将其分给不同性别、年龄、职业的国内外人士,给他们六个月的时间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这些产品后取回。187个托盘带着使用者的时间回到展览馆,代表着人为作为的时间。几个月的自然光、风历练的托盘。Myoungwook Huh作家对比两组托盘,对比人为作为变化和自然变化,引发人们对时间的流逝与痕迹的思考。另外,Myoungwook Huh作家将摄影工作与设置工作进行对比,显露出他对时间的思考哲学。过去,他的作品很多都是把经历自然地时间和人为时间的作品符号化后记录到画板上。这次不同,是把人与自然一起度过的时间记录到一个空间,以此来 引发参观者的思考。Myoungwook Huh作家上漆时,一心想着要把好想法涂上去。以此来净化自己的内心,修炼心态,经历无数次的上漆,数十种色彩聚集在同一位置展现出特有的色彩。从中可以看出,他选择从本质看待事物,而不是表象,这就是他独特的绘画手法。Myoungwook Huh作家经过不断反复创造出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学到以更根源的视线看待事物。

  • 编辑 尹蓮淑
  • 图片 李钟根
  • 协助 Arario Gallery Seo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