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输或赢,所有的过程都是一次修行

陶艺家李嘉珍
眼前的青瓷温润淡雅,同时又透出明亮色彩,可能让看惯了教科书高丽青瓷的人们觉得有些陌生。 那么这件青瓷究竟是经过什么样的制作过程,最终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呢?历经千年的岁月, 在二十一世纪的年轻陶艺家手中重生的青瓷,下面让我们一起来欣赏它的美丽吧。



请介绍一下封面上的作品。
这是我从2010年开始创作的《水滴(Water Drop)》系列作品,当时我 还在读研究生。这件作品其实并没有十分独特的形态或者奇妙的构 思,只是因为使用了很多的釉料,才会从视觉上感觉颜色和质感有 很大的差异。自古以来,在陶瓷表面涂抹釉料,都是为了起到陶瓷盛 装食物的功能,而我通过增加釉料的用量,将釉料涂抹得非常厚, 提升了釉料所呈现的视觉效果。


你的意思是说放弃了釉料的功能,转而突出了其独特的审美性质。这件 青瓷的瓶口也比其他瓷器要小?
是的,小到只能插一枝花。因为这件青瓷的用途不是器皿,而是装饰 物件,再者,盛食物的器皿需要内部面积较大,而这件作品不是用来 装饰物的,因此最大限度地扩大了外部面积的露出。并且,在露出的 外部表面涂抹厚厚的釉料,将釉料本身的审美提升到极致。

使用过多的釉料,将釉料本身的审美提高到极致的《水滴》
系列和完全不使用釉料却具有实用性的《静物》系列。

把釉料涂得这么厚的原因是什么?
高丽青瓷基本上是泥土中的铁成分和釉料中的铁成分相结合后透出 的独特色感又重新投射到泥土上的。简单地说,就是层叠出的那种 感觉造就了举世闻名的高丽青瓷那惊人的翡翠色。但是,我把釉料 涂得很厚,厚到泥土颜色透不出来的程度,让釉料层本身就像深渊 一样层层叠叠。我利用技术让这种颜色稳定并呈现出来,这也是我 的青瓷看起来特别的原因。


同样的《水滴》系列,为什么每个作品的颜色都有一些细微的差异?
可以用浅水和深渊的差异来比喻。基本上是显色上的差异,可以使 用不同成分的釉料,即使使用同样的釉料,根据涂抹的厚度、烧制温 度、方法(氧气量)等,颜色和质感会出现差异。


《水滴》系列凸出的并不是青瓷的华丽,而是简约美。你有什么特别的 理由没有使用青瓷特有的镶嵌等手法吗?
我本人确实是喜欢简约的形状,但没有使用复杂的技巧并不是单纯 因为个人的喜好。镶嵌等青瓷华丽的装饰工艺适合用于透出泥土颜 色的青瓷,而《水滴》系列是以厚厚的釉料所呈现出的色彩和深度 本身作为表面的一种装饰,所以不需要加上其他的装饰,以突出其 装饰美。我想强调的是釉料的存在感,就好像是一块釉料突然从天 而降的感觉。


陶艺家李嘉珍正通过修炼的过程,学习如何克服陶瓷的特性。
今天,又有一件美丽的青瓷要在她的手中诞生了。

听了你的说明,就明白作品题目的含义了。陶艺家们都认为陶艺是高强 度的劳动密集型艺术,是吗?
肉体上的压力确实很大,但更痛苦的是精神上的压力。烧过窑的人 都知道,烧制出来的东西往往与自己所想的不一样。或者烧出来的 器皿比自己设想的要小,又或者颜色不是自己想要的颜色,甚至是 完全塌陷。我也是一样,不过正是这些挑战的空间不断地吸引了我。 我还有很漫长的修炼过程要完成,依然还在努力地去克服陶瓷的特 性。尤其在修炼、学习、掌握材料特点的过程中,时而会赢,时而也 会输,但是投入了全部的精神和心力后,我的身体逐渐适应和习惯 了这份工作,而我喜欢这个正直的过程。


除了《水滴》系列,还在创作那些类型的作品?
有《静物》系列,是以未涂釉料的茶杯和碗等为对象,做成最简约的 样子。虽然没有涂抹釉料,但是看起来像石英,那是因为用精制泥 土作为原料,将表面仔细打磨后,用大伙烧制而成。表面微微烧熟, 产生涂层后,虽然不如釉料,但也能成为可用的器皿。一个系列是用 釉料过多,另一个系列是完全不用釉料,我是不是太极端了呢?


作为一名未来还不明确的陶艺家,受到瞩目会不会觉得有压力?
之所以受到瞩目,可能是因为我是以“青瓷”作为创作对象。对于选 择了过于具体和艰难的技术作为创作主题,确实是有些压力的。主 题太大,可能会被它的历史性和沉重感压得喘不过气,也会感到有 一种责任感。未来可能也会遇到难以克服的局限,需要经过很长的 时间去熟悉和掌握,并在这段时间里学习如何接受加诸于自己的视 线。


最后请说说未来的计划。
近期计划参加五月份在法国巴黎举行的工艺艺术双年展 “Revelations”。还有,今后我想要尝试一下不同性质的作品。最 近我在创作“陶瓷壁画”,突然觉得过去一直只专注于贯穿所有时 代的作品。今后,无论是壁画,还是立像,都要关注形式的变奏和扩 张。


  • 文字和采访 崔泰元
  • 图片 全载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