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时光成就极致之美

首先请您介绍一下封面作品。
这件沙发作品完整体现了我的创作风格,即在形态上突出整体(mass)积感,同时又将螺钿的色彩感推升至极致。并且为避免华丽的造型弱化家具的实用性,特别采用了海绵座面与真皮,提升了入座的舒适度。靠背部分也充分反映了人体工学设计。


融合男性风格形态与女性风格色彩感的设计是否具有特别用意呢?
如果您在我的作品中发现了男性元素的话,估计是由我个人比较喜欢有机形态的层次感所致吧。我觉得艺术家具有别于批量生产的一般家具,它的腿足要细,或靠背与座面不存在明显的区别。这种形态上的体量与白色贝壳的搭配虽然凸显了阴阳的对比,不过却非出于任何目的。唯独沉湎于这种有机形态也是机缘巧合。当时觉得传统螺钿作品仅局限于平面有些可惜,遂从读研究生时期才开始以贝壳为创作的主要素材。然而因为贝壳自身比较坚硬,是以在展现三维立体的有机形态时,工艺上遇到了诸多困难。


为何依然选择采用劳动密集型传统制作技法呢?
一种契机使然吧。上大学的时候,在装饰艺术与建筑领域诸多涉猎的艾琳·格瑞(Eileen Gray)使用贝壳的作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我觉得贝壳是一种代表韩国的传统素材,没想到西方艺术界也广泛使用贝壳素材进行创作,第一次意识到贝壳也可以尝试以现代元素进行变奏。不过,我的创作过程不应解释为传统螺钿工艺的现代性演变。贝壳仅仅是我所选用的素材而已,仅止于个人所追求的艺术家具的表现方法而已。

对于艺术家具的认识在韩国仍未实现大众化,由此带来了哪些困难 呢?
正如传统螺钿柜已难以融合当今的生活方式与居住空间格局,我们对家具的认识也应随之发生转变。如您所言,韩国国内的艺术家具市场规模较国外相比要小,而且对于艺术家具的边界仍需不断扩大。与此相反,在国外的反响却极为热烈。以我的作品为例,贝壳作为国外鲜少使用的素材,被视作具有东方风韵。而且国外对手工艺品的评价极高,艺术家具能够获得极高待遇。

您的创作过程有哪些难点呢?
如前所述,因为贝壳比较坚硬,须经过繁复的推敲方能呈现出理想状态。用熨斗一一连接细小碎片的费工时,制作一个小灯具,一两个月转瞬即逝。因此,周围的人总指责我这是自讨苦吃。可我对既省时难度又低的平面作品却又提不起兴致。整个过程对于别人来说会深感艰苦卓绝,我却极为享受。比现在年纪更小的时候,我总期许能够快些达成目标,现在反而变得更重视过程。镶嵌完贝壳后,与给汽车完成品涂层一样,作品还需要刷透明涂料,有时甚至需要反复刷十多次,一件作品方大功告成。

您为何使用FRP(玻璃纤维增强塑料)而非木型呢?
制作桌子或沙发这样的大型作品时,会选用木型,而在制作规格较小的作品时,则会选用更易于操控的FRP(玻璃纤维增强塑料),不过FRP材料的缺点是成本比较高。我的代表标志——流线设计以前也采用贝壳镶嵌,后来因为表面粗糙,遂改用胶带粘贴这种更有效的方法。未来,我希望尝试使用日益普及的3D打印机进行创作。因为它的硬度还不及FRP,故目前尚未使用而已。

作为韩国设计师,您认为为了获得国外普遍的关注,需要在哪些方面投入努力呢?
其间我一直更专注于国外展览的理由之一是为了证明我的作品可以吸引他们,而结果不也反证了这一点吗?我觉得无需先为作品预设现代画或者韩国元素这样的前提,融汇韩国人情感与彰显韩国基因的作品完全可以被全世界接受,因此韩国设计师一定要充满自信。

您未来有哪些计划呢?
在休整了三四年后重新开始创作,因此时刻觉得乐趣无穷,而且创作灵感四溢呢。今年首次正式参展的“工艺趋势展”将是一个转折点。与其制定远大的计划,我觉得只要忠实于每一件作品的创作过程,随着时间的流逝,作品数量自然会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