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与“自然”的真谛

秋高气爽、碧空万里的初秋,走过热闹非凡的北村中心地带,走到了Mark Tetto的韩屋“平幸斋”,片刻之前的喧嚣仿佛瞬间就消失了,这一刻周围顿时变得十分宁静祥和。

entertainer Mark Tetto

Mark Tetto是通过JTBC的《非首脑会谈》等节目被大众所熟知的媒体人兼企业人。流利的韩语、沉稳的洞察力,以及对韩国传统艺术与文物的沉迷,这一切都给他赋予了独特的光环。他甚至从美国收藏家手里买回韩国瓦当(用于木制建筑屋顶瓦垄末端的瓦,有多种纹络),然后把它带回了韩国。那是怎样一种心态?究竟源自何处呢?Mark Tetto说这一切都源自“韩屋生活”。
“我在这栋韩屋生活了近四年,韩屋对我而言,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能够让我回到完全的自我状态。韩屋是非常好的疗愈空间,也是能够让我回顾过往的地方,它就像是我的人生导师。”
韩屋不像公寓那么方便,能够在忙碌的上班时间慌忙关上门就能自动上锁。而且,Mark Tetto住的韩屋门窗格外多,需要一一拧紧螺丝来上锁。刚住进来的时候,感觉好麻烦,但那个5分钟慢慢变成了开启新一天的一种仪式,亦或另一种形式的冥想方式。摆脱焦虑、观照自己的生活姿态,也许就是最美好的礼物。而随之而来的美好不只这些,他还对过去未曾了解的韩国之美有了新的领悟。

beauty of Korea

“刚搬到这儿来时,我一下子买齐了所有家具,但是跟这里格格不入。后来一个个找来了能够跟这里和谐相融的东西,于是具有韩国传统文化艺术韵味的古家具和工艺品慢慢就开始多了起来,也认识了很多用崭新的方式呈现那些传统韵味的现代作家。我尤其喜欢Koo BohnChang作家的陶瓷摄影作品,所以后来就买了他的画框作品和屏风。坐在家里往外看,从我家绵延到邻居家和再下一家的屋顶非常神奇又美丽。我心想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后来知道了那种东西就叫瓦,于是开始收集各种花纹瓦当,后来又从美国带回来了瓦当。有些人可能以为那是建筑材料,而且实际上瓦也没有被归类为文物。但是对我而言,瓦真的是非常特别的艺术作品。居住在韩屋的这几年里,我陆续遇到了这一系列事情,还得到了被任命为景福宫守门将的殊荣,让我感到非常荣幸,同时也非常感谢。”
他用“留白”与“自然”描述韩国之美。之所以那么喜欢空荡荡的韩屋,是因为即使不知“留白”的深意,也能深深感知到其中的价值。他为了不破坏留白之美而付诸了很多努力,而正是那份努力造就了如今的Mark Tetto。虽然可以充分展现华丽,但懂得节制,不去精雕细琢,而是接纳未经加工的大自然本身,Mark Tetto发现的这份韩国之美,似乎在讲述着早已被我们遗忘的某种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