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树脂与韩纸揉合而成的“雾霭”

首先,请问组合传统韩纸与合成树脂(resin)两种异质元素的创作方式是如何形成的呢?
虽然上大学的时候,读的是木制家具专业,不过这种随波逐流的普通方式始终令我感到一种匮缺之感,遂开始广寻各式新素材,用以打造专属风格。最终发现合成树脂最适合表现出“雾霭”主题的不透明效果,又能凸显韩纸的楮木质感。在初期创作时期,只认为“雾霭同于韩国之白”,所以作品以白色为主,不过现在会应用到多种色彩。



尤其是,“长椅系列”作品借用了韩式传统房屋的柱础石与大梁等元素,这一点非常令人惊艳呢。
读研究生期间,随着教授与同学们一同探访了韩国古刹等地,生平第一次游览了陶山书院。文化讲解员为我们详细介绍了韩国传统房屋建筑——韩屋的柱础石与大梁的功能与造型美感特质,打破了我以前对韩屋的模糊观念。后来有机会游览屏山书院,就被书院内晚对楼那些无心般自然的柱础石与大梁吸引,折服于韩屋极简主义的魅力之中。在对比韩屋与家具的过程中,发现两者的结构理念极为相同。取托撑沉重屋顶的大梁元素搭建长椅的框架,并取大地与房屋交点的柱础石元素为长椅腿,以实木集成材料塑造而成。



崭新的尝试必定会伴随着技术上的难点吧?
目前的作品所呈现出的构造与选色经历了难以计数的试错过程。就以合成树脂为例,因其特质所致,较难把控,不是变软,就是会碎裂。即便历经反复的失败才找到现在的方法,不过仍尚有难点待攻克。首先,需要先经过混合与硬化过程,因此相较其他方式要投入更多的时间,而且还未必能获得目标结果。虽然,树脂近来已广泛应用于金属与陶瓷创作之中,不过因其对温度与季节变化比较敏感,所以必须选择合适的硬化剂使用量与适当温度。为了积累这些数据,着实走了不少弯路。当然,我并不会止步于现有的成就,追求创新是永无止境的,更要广泛求索,开拓多条崭新的尝试之路。

封面的“小盘系列”非常引人入胜。
小时候,相较于画画,更喜欢双手触摸到的木头质感,所以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木工这条路。因此小盘桌(韩国传统小型便携式饭桌)是长久以来就想要表现的内容形式。在创作初期,主要注重于形式上的变奏,例如在桌面上加个坎等等。不过因为合成树脂难以塑造立体形态,现在就将重点放在了面与面的结合上。去年,在日本举办展览期间,糅合了日本和纸的多种颜色,给色彩感带来了某些变化。当然,我的标志依然是白色。

也就是说您是先在日本举办的个人展?
今年10月,会在韩国举办个人展览,在日本举办的《shape of fog》可以算作首个海外个人展吧。不论展览的举办顺序,单论在日本筹备展览度过的三个月的时间,对我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因为是在国外创作筹备展览,难以使用机器设备,所以创作了一批可用作托盘的小型小盘桌。“小盘系列”的英文名称选取有“雾”之意的日语发音“Kiri”就是为了纪念这段姻缘的。

听说您现在入驻了扶持年轻艺术家开展创作活动的新堂艺术创作空间站?
我在此处开展创作活动已有2年时间了。毕业后,最首要的就是拥有一处能够持续稳定开展创作活动的场所,因此可以说这里是一个非常适合的选择。不仅如此,创作者还可以使用公共机制,保障持之以恒的创作活动,而且能够获得首尔文化财团展览策划等多种支援政策也是这里的优势所在。对于像我这样投身专职创作的年轻艺术家来说,是一处理想的空间。

能不能列举一项作为艺术创作者感到的苦恼之处?
如何做到不停滞不前是现阶段最大的苦恼和决心。如果说前者是涉及态度的苦恼,那么现实性苦恼则在于创作的对象既是具有“用处”的家具也是艺术品之间的矛盾吧。作为家具,自然就要追求合理的价格与实用的形态,不过我作为艺术创作者的创作天平似乎更侧重在艺术性上。要维持一种平衡绝非一件易事,所以最近索性把难以解答的现实性苦恼放到一边,而是更热衷于挖掘属于自己的造型语言。

最后,可以介绍一下未来的计划吗?
目前确定下来的计划只有10月举办的首次个人展。不过,随着家具从传承的对象,经消费品的属性变化,正延伸至艺术的领域,对于这种艺术潮流的发展,作为一名艺术家,难免思绪万千,纷繁变化。如何能够令自己的创作风格被国外接受,同时令现在尝试的韩国传统元素结合现代素材的方式也能获得认可,是当下正在探寻的创作之路。